沪江

啧,Nice~表情包风靡全网的老爷爷竟然还是畅销书诗人?

沪江英语 2021-11-11 18:00
本文支持点词翻译 Powered by 沪江小D
如果你和伊丽莎一样,经常沉迷于各种短视频,那想必你看到这个表情包,脑海里已经有声音浮现出来了吧。
 
魔性的挑眉,灿烂的笑容以及那一声“啧,Nice!”足以刻入许多人的DNA之中了。很多人可能想问:这个老爷爷到底是谁?
 
 

这个表情包其实是出自于他多年以前一条儿童诗《Hot Food》中的一段节选。

故事大致讲的是一家人吃土豆的一则故事:我,我弟,我妈,舀了一勺热土豆,吹了两口等凉了,放嘴巴里,然后就是“万恶之源”,啧,nice~

福利领取提取码:rhe3请在宇宙英语小程序内点击图片下方位置,回复【表情】不含框

或者添加英大领取

我爸也舀了一勺,没等凉了就放嘴里,结果当然可想而知,那被烫的叫一个惨啊。

 

 
就是这样一个短短的家庭片段的演绎,在国内外都有着极高的播放量,在国内被各种短视频疯狂引用,二创的同时,在油管上也有着将近4000万的观看量。
 
 
类似于这样子的小片段,他还创造过很多,就是这样一则一则的生活小事的生动演绎,让他被许多人都记住了。
 
比如说这样的指指点点:
 
再比如喝到肥宅快乐水的快乐瞬间:
 

还有这样抓耳挠腮装病人:
 
可以说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形象生动了。
 
而除了写诗歌,拍一些视频,老爷爷还热衷于去学校,来给孩子们亲身演绎自己的故事。
 
 

 

 

这位老爷爷来头可不小,他名叫迈克尔·罗森(Michael Rosen),而说起他是做什么的,你可能以为他只是个拍短视频的?或者演员?其实并不是,他是一位童书作家,在英国当地还相当有名。
 
就在上个月,他还刚刚拿下了全英国唯一一个专为儿童诗歌设立的奖项:CLiPPA (Centre for Literacy in Primary Poetry Award)。
 
 
The shortlist for this year's CLiPPA was extremely strong, showcasing outstanding poetry, but the judges were unanimous in choosing On the Move as the winner for the way in which it situates us, with striking immediacy, within Michael Rosen's own personal recollections of migration, and invites us to consider the plight of others forced to be on the move today.
今年 CLiPPA 的入围名单实力都很强大,为世人奉献了杰出的诗歌,但评委们一致选择 On the Move(迈克尔·罗森的作品) 作为冠军,因为它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即时性,将我们带入了迈克尔·罗森自己的移民记忆中,并且引发我们思考那些在今天被迫迁徙的人会遇到的困境。
 
 
但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给无数孩子带来了欢乐的罗森在去年三月曾患新冠肺炎,74岁高龄的他甚至三度病危。
 
In March 2020, however, Rosen contracted Covid-19 and nearly died on three separate occasions. He spent two months in a medically induced coma and several more in recovery, learning to walk again. 
在 2020 年 3 月,罗森感染了新冠肺炎,并三次直面死亡。因药物作用他昏迷了整整两个月,之后又度过了好几个月的恢复期,甚至还要重新学习走路。
 
I ask Rosen: what were the chances of him surviving six weeks on a ventilator? Now it is his turn to surprise her. “I was told as I went under there was a 50-50 chance of survival. And I asked: ‘What chance have I got without it?’ And they said none. So I said: ‘Oh well. That’s at least a one in two.’ I suspect I was already on some happy drug.”
曾经有一个护士问罗森:“是什么让你能够一直坚持用六个月呼吸机活下来?”罗森的回答出人意料,他说,有人告诉他,如果用上呼吸机,那就有一半的概率存活,他又问,如果没有它的话,存活几率是多少呢?他们说没有。所以他说,哦,好吧,那至少有一半的机会,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服用了一些能变得开心的药。
 

 

在患病期间,他也坚持创作,他将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过程写进了故事书《多种多样的爱》(《Many Different Kinds of Love》)。
 
这本书记录了他在患病期间的各种经历,有他在医院中的孤独与绝望,有医护人员给予他的关怀与鼓励,这是他与死亡的抗争,也是他对美好的憧憬。
 
 
对于这本书,外国的网友们可以说一致给予了好评,在亚马逊上也收获了4.8分的高评分

 

这个关于新冠肺炎如何影响罗森以及众多医护人员怎么帮助他康复的故事真的让人感觉充满希望,同样的,他也最真实地记录了人们悄无声息衰老的过程,只有你买了这本书,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书里最棒的那些部分:关于爱,关于诗歌,关于英国的医疗系统,关于作者对于陌生人的影响,关于家庭的影响,再一次,关于爱,我真的力推这本书。

 

这是一个由许多人讲述的可爱故事,我真的不知道再第一次封城期间有多少不同的工作人员参与了进来。我原来担心会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故事,但事实上非常鼓舞人心。

 

虽然目前老爷爷已经康复了,但也留下了不少的后遗症,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眼睛,耳朵还有四肢都不太好使唤了。
 

 

你以为这就完了?其实,老爷爷的一生远比想象中来的坎坷。
 
他经历了三次婚姻,有五个孩子,其中两个是继子,而对他来说,第二个孩子艾迪(Eddie Rosen)是他最喜欢的孩子,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孩子,是他很多作品创作的源泉,但谁都没有想到,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Eddie Rosen died at the age of 18 on April 26, 1999 from meningococcal septicaemia.Michael was sad about the death of his son although for a long time he was "caught between two feelings". He wanted to admit that his son died but at the same time he didn't know how to say it.
1999年4月26日,艾迪因脑膜炎不幸逝世,迈克尔对儿子的死感到悲伤,尽管很长一段时间他“夹在两种感觉之间”。他不得不承认儿子已经离去了,但他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但是,即便遭受了丧子之痛,老爷爷也没有一蹶不振。

 

Since Eddie's death, Michael has been an advocate for meningitis research and awareness. After Eddie died, Michael "fanatically" researched meningitis to gain understanding of exactly how Eddie died. However, Michael doubts that he could have recognized the severity of Eddie's illness even if he'd known about these meningitis symptoms . 

在艾迪去世后,迈克尔开始“疯狂地”研究脑膜炎,以了解艾迪究竟是怎么死的。然而,迈克尔怀疑,即使他知道这些脑膜炎的症状,他也只能意识到艾迪病得有多重。

 

 

2004年罗森老爷爷还为纪念离去的艾迪写下了一本书《伤心书》(《Michael Rosen's Sad Book》),这也是老爷爷唯一一本以伤心为基调的书。

 

 

豆瓣评价:

 

尽管老爷爷经历了那么多不幸,他还是依旧坚持选择回到镜头前,带着虚弱的身体,坚持创作和表演,将最真实的世界用一种最幽默的方式展现在孩子们,大人们面前。
 

“Nice!”不仅仅是一个视频片段,更是一种人生态度,是在认清世界不完美真相后的依旧选择热爱拥抱世界,是经历了痛苦与磨难后依旧保持乐观向上,不妨学着和老爷爷一起,咂个舌,挑个眉,说一句,Nice~

 

 

 

相关热点: 英语名人名言
展开剩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