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互联网支教的“规模化”契机

2018年1月9日

从去年开始,一张“大课表”出现在3000多所乡村小学。孩子们发现,过去只有语文、数学的课表,如今加上了音乐、美术、舞蹈、科学、财商、网络素养、生命教育等课,“新来”的老师们一个个出现在教室里的大屏幕上。

这是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正在做的事。该项目由沪江的公益项目“互+计划”于2016年3月15日发起,汇聚社会各方力量,为乡村学校提供大规模可参与的高品质课程,迄今已逾千节。

【中国公益节】图片1

乡村学校只需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一个摄像头就能开通网络双师课堂,连接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优质课程资源。

2017年秋季学期,每天有数万名乡村学生在“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中学习。“互+计划”联合夏加尔美术教育、酷思熊阅读、阿福童财商、少年派网络素养等10家优秀的授课单位带来每周20节公益课程,解决乡村学校艺术类、阅读类、科学类等素质教育课程长期缺乏的历史问题。

据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6》透露,2015年全国共有不足100人的乡村小规模学校111420所,占乡村小学和教学点总数的55.7%。全国不足10人的乡村校点达3.39万个。生源不足、师资匮乏、升学率低等问题是小规模学校普遍面临的困境。

如何在小规模学校实现大规模的互联网支教?美丽乡村网络课堂通过不到1年的实践,探索出一条有实效的路径。

【为教师赋能】

将网络课程对接到3000所小学,既有赖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也有赖于乡村教师群体。尤其是后者,在双师教学(网络教师与现场教师)中,他们的“网感”强不强,直接关系到课程的效果。

通过对项目实践的经验总结,沪江首席教育官吴虹认为,在一些地区,乡村教育的物资与技术并不差,核心问题是人的问题。“所谓扶贫先扶志,一个乡村教师愿不愿意改变很关键,我们在实践中发现,他们往往对新产品感到害怕。”

甘肃省教育厅原厅长王嘉毅在2015年一次公开活动上发言透露,甘肃省宽带网络“校校通”比例是84.11%,优质资源“班班通”的比例为63.88%,学习空间“人人通”的比例为92%。在甘肃省,互联网的普及水平不算差,但为什么还缺资源?王嘉毅表示,核心在于尚未在共享机制上找到好的途径。

参与网络共享的前提是具备一定的互联网素养。针对乡村教师群体,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提供网络素养、教研能力等方面的培训,当互联网思维渗入乡村教育,教育工作者改变旧的认知,开始系统化地思考问题,从整体上构建课程和解决问题,参与了项目运营。

“互+计划”实施两年的甘肃定西李家堡学区,教师们最近发起成立了“共享阳光课堂联盟”,将乡村教育做成了一个系统性的“大框架”,联盟的“阳光课堂”内容多样,广受孩子们欢迎。

“一个老师会改变一个班级、带活一个学校、影响一个地区、造福一方乡村孩子,这就是互联网时代我们给乡村教师的赋能。”吴虹说。

【创新式运营】

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程每年春秋发布的两张“大课表”,背后有整个运营体系的支撑。

参与其中的公益机构和乡村教师获得培训,逐步适应了网络授课模式,乡村学校则获得了更大的好处:在公益“大课表”上对接优质课程,不仅非常方便,也改变了过去学校到处单独找资源的现象。常态化的“大课表”可以随时随地让公益机构、学校与教育部门链接到资源,而非寒暑假等独特时间。

表现较好的“种子学校”起到引领作用,项目每周评选优秀学校、优秀老师、优秀项目,通过不断展示课程给孩子们带来的改变,让项目链接到了更多教育资源。

然而,外部资源尽管优质,仍需本地化。项目参与方夏加尔美术教育碰到了难题:既然将所有乡村孩子当做用户,那么,美术课就要使用学校规定的通用教材。各地使用的人教版美术教材非常好,然而由于诸多原因,老师对教材的理解及展示方式难以达到要求,同时,物料缺乏等现实困难也制约着课程的开展。

夏加尔美术教育采取的方式是在物料等方面“降维”,课程整体不“降质”。例如,与教师团队打磨教学方案,在国画教学部分,乡村学校没有宣纸,就使用白卡纸和记号笔,甚至就地取材,使用泥巴作为教学工具。

“我们不局限于课件,重在调动课堂的气氛,这就是完整的产品。”该机构品牌总监薛涵明说。

吴虹认为,“优质课程+互联网模式+传播影响力”可以满足乡村教育庞大的需求,课程最终将得到极大规模的推广,最终要面向全国所有乡村教师,帮助乡村小规模学校解决教育资源供给问题。

【乡村在改变】

在不少乡村小学,孩子们早上到校第一件事就是“见一见”时朝莉老师。时朝莉是彩虹花和阅晨读创始人、羽一教育课程总监,她通过网络每天给乡村的孩子们上晨读课,已经成为孩子们眼中的“网红”,也让更多孩子爱上了阅读。

“通过互联网平台,我个人的效能被最大化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足不出户可以在全国‘拥有’很多很多的孩子,现在,我变成了影响力最大的乡村老师。”时朝莉说。

网络课程在无声无息中也改变了孩子。2017年教师节,“是光”四季诗歌教育创始人康瑜收到学生的一封信:“老师你知道吗?你的诗歌带给我巨大的改变,这些内容是我没有想象过的。我觉得山里面有更多孩子需要这样的课程,在诗歌课里,我们可以找到自己。”

作为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的参与方之一,网秦少年派助学计划让乡村孩子对互联网和计算机的认识有了改变,编程课、小导演课已成为孩子们自我表达的工具,他们用编程设计“我的世界”,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中咀岭小学,百特教育提供的财商课程吸引了孩子们的参与。在“快乐赶集日”上,大家“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朗诵诗歌并录音,将它“卖”给同学,又比如“卖”自己的舞蹈,可以挣到“钱”。

百特教育公益创始人及理事长王胜告诉记者,在财商素养课程中,孩子们展现自己的能力与想象力去“挣钱”,其实是获得对自己劳动与创造的“市场认可”,“由此产生的自信心和自尊感是无法计算的。我们要让乡村孩子也披上财经素养的翅膀。”

媒体报道: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