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沪江伏彩瑞:蜂拥上新板块对资本市场不是好消息

2016年3月29日

3月27日,2016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召开。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伏彩瑞在峰会上接受腾讯科技专访。

关于在线教育产业的发展前景,伏彩瑞表示,在公众对在线教育的认知慢慢转变过来后,在线教育爆发的奇点可能就会到来。

伏彩瑞认为,教育是非常慢热的行业,即使在互联网时代,绝对不会比互联网时代其他细分行业来的更快。

“比起传统的教育,我相信互联网教育可以更快,比起互联网其他垂直教育依然更慢,两到三年时间不算什么。如果之前算是早期,现在是中早期,接近中期的阶段,如果庆幸接下来两年出现一些大的变化,但是真正的成熟期很可能还需要更长。”

近期有报道战略新兴板是否设立暂无定论,而在去年获得D轮投资后沪江也已把上市提上议程,对于战略新兴板的存留对沪江上市的影响,伏彩瑞表示,没有说是战略新兴版是对标的选择,上市本身是企业发展阶段的成果展示,对于一些好企业来说,资本市场变化只会凸显价值。

“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应该尽量让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兼具的更加优秀的企业被公众熟知,而不是所有的企业上市是为了借一股风,说什么板块新开,标准不是很清晰,大家一拥而上,这对资本市场不是好消息。”

腾讯

以下为腾讯科技专访实录:

主持人:我们知道沪江是国内在线教育一家很出名的网站,可以介绍一下沪江现在的发展状态吗?

伏彩瑞:沪江是一家纯粹的互联网教育平台,从当初刚刚创业的时候只有20万用户,现在已经有1.1亿的纯学习用户,而且业务已经覆盖包括所有的外语项目、语数外、数理化中小学、出国留学和职业职场兴趣。

主持人:去年下半年拿到D轮融资金额非常大,当时您在发布会上说沪江未来要做自营和开放平台两个业务部分,能介绍一下现在这两个部分各自的占比多少吗?

伏彩瑞:沪江从自营到开放平台更大的是一个趋势所需,因为我刚才讲到有1.1亿用户量,量级非常大,这么大的学习需求很早开始满足不了,而且需求诞生的速度比我们想象还快,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打造教育平台的基础上,让基础能够承载亿万用户学习,同时承载有良好内容的个人、机构、出版社这些,可以用好这些平台,沪江已经从完全自营变成具备开放平台的基础,2016年最大的任务是提供良好的使用体验。

开放平台整体上应该说是未来两到三年内建设的重点。

主持人:我们也很担心开放平台和自营业务之间可能有一些冲突,您怎么看待两者之间的关系呢?

伏彩瑞:如果打造会冲突,如果长出来不会,因为本身要解决自己发展的矛盾。沪江很看重用户需求,满足用户需求是我们认为最重要的,用户需要的不光是已经既定的,还希望符合他们更多的定制需求,那就需要扩大开放,否则与发展趋势相悖。

主持人:去年你也提到过在K12业务上沪江会和很多的公立学校合作,也着重提到在西南地区偏远地方合作,在促进教育公平上是特别好的事情,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一种商业回报的事情吗?

伏彩瑞:应该没有什么商业回报,沪江创办的初衷本来就不是为了成立一家商业的公司,这是15年前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弄出来的,后来走向创业也是因为如果做一家企业创业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就是改变教育,用互联网让教育变得更简单、更公平、更快乐,本质上满足市场化消费的需求,也包括大量的教育资源不平衡地区,利用互联网可以得到教育资源、受教育权力,沪江搭的进入体制的学校很大的重点在做已经给全国几百所偏远地区、中小学提供互联网教育的基础平台,甚至内容师资,怎么做的呢?这些地方很多学校是十人以下的小学校,非常小,没有办法配备完整的设施,如果不通过互联网永远师资配不齐的,我们通过这个平台一秒钟互联网+,接入到这个平台上共享老师。现在是一个共享经济的时代,这个时代让大家进行资源互换更方便,那些有老师的学校在授课以外的时间给需要老师的地方提供老师,同样一个老师可以给不同地方无数所学校的学生一起上课,对于老师精力使用上来说也是非常节约的。对于很多老师来说真的是桃李满天下。

主持人:我知道沪江也在准备上市的一些事宜,对一家公司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做公益和商业的诉求之间您认为怎么达到平衡?

伏彩瑞:我认为并不矛盾,现在更多地人看到一个企业的价值应该包括两大块:一个是经济价值,基于产业方面的盈利,这个大家很熟悉。另外一块是企业的社会价值,企业的发展对于社会应该是有创造正向价值,有推动作用的。尤其我们看到当空气不是那么清新、天不再蓝的时候,更多的人看到如果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为了消耗这个社会,而不是创造正向价值,所有人没有可以喝的水,没有呼吸新鲜的空气,教育就是这个问题,本身是经济产生更早的需求,几千年来任何人都需要教育,社会才会进步。十年前沪江做创业的时候,我们就认识到所做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教育。

在互联网时代,希望用更加先进、更加便捷的方式,让教育更加公平,本质上不是一个商业,这两者平衡对于企业来说本身就是一个考验,做企业创业本身就是跌宕起伏的过程,但是登录资本市场我们认为这是顺理成章的,这是一个经济价值的体现,如果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只是着急通过经济指标,而不是持续关注更多的人看到你的社会价值,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主持人:沪江之前的目标是战略新兴版,目前有一些消息说战略新兴版可能取消,您怎么看?沪江有什么准备呢?

伏彩瑞:我也听说战略新兴版取消的消息,开版在上海,沪江在上海发展起来的企业,备受上海各界的重视,没有说是战略新兴版是对标的选择,上市本身是我们企业发展阶段的成果展示,而不是盯死了这个事件,这也违背了用户至上的准则。我认为即使是这样,对于一些好企业来说,资本市场变化只会凸显价值。也就是说,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应该尽量让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兼具的更加优秀的企业被公众熟知,让公众通过关注,甚至投资的方式给它鼎力支持,让它发展更好,而不是所有的企业上市是为了借一股风,说什么板块新开,标准不是很清晰,大家一拥而上,这对资本市场不是好消息,如果整个资本市场没有取得健康的发展,应该殃及池鱼,每一个企业,甚至一些健康的企业也会受到影响,对我们来说,始终最重要的是让这个企业健康的发展,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不能辜负的学生。

主持人:近两年来,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有回国内资本市场的潮流,包括学大教育、年初的新东方在线等,您对这股热潮持什么样的看法?这些都回国内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的竞争也会有影响,沪江这方面的准备或者计划是什么?

伏彩瑞:关注国内经济发展的人应该都会注意到这个现象,整个海外中概股的企业纷纷正在回国,也包括一些教育类型的企业,从本质上作为在这个行业创业十年的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证明了不管多么跌荡,国内的资本市场,国内的大市场环境,正在被更多的创业者和企业家们所认识到,这对共建国内健康的生态环境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同时教育企业的回归更是验证了这点。因为熟悉教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慢周期,甚至逆周期行业,不完全与最主流的经济发展轨迹相匹配。这样的回归潮说明未来国内互联网教育呈现出持续上涨的势头。而且很有可能重心比欧美来得更加汹涌,毕竟有更大的市场。回归在国内挂牌上市对于公众熟悉了解国内教育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也期待更加健康发展的发展轨迹。

主持人:您也提到在线教育处于早期的阶段,这也是为什么没有诞生大体量的公司,您预测一下,在线教育的奇点什么时候到来?奇点到来的契机是什么?

伏彩瑞:虽然我在这个行业连头加尾的时间很长了,但是预测做不到,都是普通人。您说的我同意,每个企业或者每个行业爆发有一个突破的奇点,而互联网教育行业其实在国内比较受关注,呈上升状态也就这么两三年。而教育是非常慢热的行业,即使在互联网时代,绝对不会比互联网时代其他细分行业来的更快。比起传统的教育,我相信互联网教育可以更快,比起互联网其他垂直教育依然更慢,两到三年时间不算什么。如果之前算是早期,现在是中早期,接近中期的阶段,如果庆幸接下来两年出现一些大的变化,但是真正的成熟期很可能还需要更长。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行业成熟最重要的标志是什么?在线教育整个行业需要提升哪些方面的能力?

伏彩瑞:因为教育行业追求的不是某个标准的产品或者服务马上售出,一来很难标准,二来售出后是服务的开始,差异化的特性要求既慢也要求稳,一个行业刚开始初期很明显不具备这个慢和稳的特征,相反是急躁、快、想看成效,这些在早期显得摩擦、乱,这些特征说明远远没有进入成熟期,而且公众对它的认知也是一部分,现在提到互联网教育很多还认为是不是远程教育,是不是教育信息化。实际上互联网教育既不是远程教育,也不是教育信息化,其实并不是,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方式,出来的方式、出来的结果、发展的轨迹完全不一样。不管创业者从相对浮躁到相对沉稳创造独特价值为要义,以及公众提到互联网教育不再误解,认识到互联网可以盘活资源,不是简单线下资源往线上搬,而是线上思维从新索引和排布教育资源,那就可能逐渐趋向成熟。

主持人:我们很好奇昨天的闭门会议都聊了什么?关心的议题是什么?

伏彩瑞:具体不好多讲,但是我觉得体现一些特征,昨天闭门会议非常活跃的,让与会者每个人都全神贯注,话题也非常有意思,不光深圳政府的这种开放、积极进取,深圳非常快我们看到,速度非常快。而且非常有趣的是今年第九年,九年前、八年前、七年前开始做的很多预测,尤其闭门会议上的预测如今来看都实现了,很有可能现在谈论关心的问题若干年后也会习以为常的事情。比如说大家比较普遍关注VR、AR、人工智能、增强现实、整个智能化,包括智能教育、智能医疗等这些。从单纯的制造变成创造价值的部分,而且所有话题都打不住,如果不是时间到的话,晚上聊到12点也停不下来,很有趣。

相关媒体报道:腾讯科技